硫栎子

学生党,脑洞爱好者。

里津花推廉推,请多关照♪

高举90line大旗,车学沇是天使!!!

VIXX六个人十五对cp都能甜出蜜来♡

cp主推阳夜/涉英/新葵/乐辉/青帽/宗廉/大里津。

※雷点极少,可能的成人发言较多,paro爱好者,有一定向的猎奇发言。

非常好说话,欢迎来找我玩ヾ(❀╹◡╹)ノ~

郑泽运的狗是纯黑色的…
那个…我…呃…
我知道我应该收起来cp脑但是我收不住怎么办🔫

看到郑泽运养狗以后的问题发言[。]
想写(毒)文…
我果然不是正经写手吧😂😂😂

观后感:我永远喜欢SOARA
じょん神樣
廉真帅[亲妈嚎哭.jpg]
我要给宗空写校园文
3D台下的蓝色应援海真好看
买爆

如何将人物写得更立体?

未来目标

一个奶味儿的嗝儿:

●觉得很有用,便搬运过来
●问题摘自知乎,答案摘自谢熊猫君
●作者:Chuck Palahniuk
●全文 http://litreactor.com/essays/chuck-palahniuk/nuts-and-bolts-%E2%80%9Cthought%E2%80%9D-verbs


从现在开始,在接下来最少半年内,你不可以使用“思想动词”。
思想动词包括:想,知道,理解,意识到,相信,想要,记住,想象,渴望等等等等你喜欢用的动词。
思想动词还包括:爱和恨。
还有些无趣的动词,比如“是”和“有”,也要尽量避免。



在接下来的半年内,你不可以写出这样的句子
李雷想知道韩梅梅是否愿意晚上和他出去约会。
你必须写这样的句子
这是一个早上,李雷错过了昨晚的最后一班列车,所以只能支付了高昂的打车钱回家。回家后他发现韩梅梅在装睡,因为韩梅梅从来不曾睡得这么安静过。以往,韩梅梅只会把自己的那杯咖啡放进微波炉里加热,这一天,两个人的咖啡都加热好了。
你的角色不可以“知道”事情,你必须把细节展现给读者看,让读者自己“知道”到这些事情。
你的角色不可以“想要”一件东西,你必须把这件东西描述给读者听,让读者自己“想要”这件东西。



你不可以写
李雷知道韩梅梅喜欢他。
你要这样写
课间的时候,韩梅梅总是会紧紧地靠在李雷经常打开的储物柜上。她单脚站着,另一只脚的高跟鞋则顶在储物柜的门上,留下一个高跟鞋底的印记,也留下她的香味。这样当李雷来使用储物柜的时候,密码锁上就会有她的体温和香味。到了下一个课间的时候,韩梅梅又会靠在那里。
也就是说, 你在描写人物的时候不可以走捷径,只能描写感官细节——动作、气味、味道、声音和触觉。



通常来说,写作的人把“思想动词”用在段落开始,先用这些思想动词陈述了段落的骨架,然后再来描绘。例如:
凯特知道她这次赶不及了。车辆从远方的桥那边就开始堵塞,挡住了八九个公路出口;她的手机电池用尽了;家里的狗还没有人带出去溜,这下肯定要把家里弄得一团糟;她之前还答应了邻居帮忙给花浇水……
你看,开头那一句“知道”把后面的那么多描述都给剧透了。不要这样写,如果你真的想写“知道”,那你可以把这句话放到段落的最后面,或者干脆改写成
凯特这次肯定是赶不及了。

思考是抽象的,知道和相信是无形的。你只需要用有形的动作和细节来描述你的角色,然后让读者来“思考”和“知道”,你的故事写出来就更好了。
爱与恨也是。
不要直接告诉读者
露西讨厌吉姆。
你应该像个法庭上的律师一样,一个细节一个细节的讲,把“讨厌”的证据一个一个列出来。
早上点名的时候,老师刚念完吉姆的名字,在吉姆刚要答到的时候,露西轻声的说了句‘呆逼’。

刚开始写作的人常犯的一个错误就是把他们写作的人物孤立起来。作者可能在写作的时候是一个人,读者在读书的时候可能是一个人,但是你笔下的人物只可以在很少的时候是一个人的,因为一个被孤立的人物会开始“思想”。
马克开始担心这趟出门会花太久的时间。
更生动的写法是这样的
公车时间表说车12点的时候回来,马克看了下表,已经11点57了。这条路一路看到头,都没有公车的影子。司机肯定是在很多站之外的地方偷懒停车睡午觉呢。司机在会周公,马克却会因此而迟到。当然这还不是最糟糕的,司机可能还喝了点小酒,最后载着马克开着开着就撞了……
一个被孤立的人物会进入想象和回忆中,但是即使这样,你也不可以用”思想动词“。



而且,你也不可以用”忘记“和”记得“。你不可以写
莉莉还记得吉姆是怎样给她梳头的。
要写成
大二那年,吉姆会用自己的手温柔的给莉莉梳理长发。
不能走捷径,要写细节。当然,尽量不要让人物孤立,让人物互动起来,让他们的动作和语言和展现他们的思想,你作为作者不要去干预你的人物想什么。




另外,在你努力避免使用“思想动词”的时候,尽量减少“是”和“有”这样单调的动词。
不要写
“安的眼睛是蓝色的”或者“安有蓝色的眼睛”。
要写成
安轻咳了一下,用左手轻轻的拂过脸庞,把烟从她蓝色的眼睛旁边拍散,然后她微笑着说……
尽量少用“是”和“有”,试着把这些细节掩藏在人物的动作后面。这样,你就是在展现你的故事,而不是简单的说故事。




你如果真的按我说的在写作时候给自己这些约束,你一开始会很讨厌我,但是过了半年之后,你就可以不再纠结这些约束了,到时你就习惯了这样的写作方法。

一点碎碎念。

刚刚才知道leo坚持明天要完成音乐银行的末放演出。
整个人心口就像是压了一块大石头,闷的难受。
除了傻哥这个词想不出来什么别的叫法。
昨天晚上知道因为腹部疼痛被紧急送到医院的消息的时候,其实刚开始以为只是因为最近的控制饮食所以胃不好,觉得他太辛苦了,最近跑日程也太累了。
但是没有想到是大肠出血。
这是得多疼啊。
然后又慢慢地,没来由的想到了90两个人的入伍时间。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这是LR在他入伍之前最后一次回归。
之后又想到了日专是感谢曲,不禁有点难过。
完完整整的六个人要少两个人了啊。
我饭上碧斯也是很偶然的契机,硬要说的话刚开始是纯粹被舞台和歌迷住了。拽我入坑的亲友跟我开玩笑说,这个团是饭一送五,刚开始我还真的没有信。
后来慢慢的,去补了他们各种各样的点点滴滴,从出道综艺开始,一点一点,看着各个时期的六个人,慢慢成长的忙内团霸,越来越软萌的团欺郑仓鼠,老是被大家嫌弃skinship的队长车圆圆,还有越来越swag的少女[x]植,电脑是女朋友的半藏大师豆儿和异次元大脑的啃啃…如果要说对他们的印象还有很多很多。
六个人一路走过来的过程和得到的一位,有的时候就会很后悔没有早点喜欢上他们。[不过本来也没怎么深入了解过男团的我_(:з」∠)_]
并不是很想说一些想让哥哥们注意身体的话,只是其实不用那样坚持着和粉丝的约定啊,但是如果真的对你来讲很重要的话就放手去做吧,要好好的享受舞台啊,无论做出怎样的选择不管怎样粉丝都会接受和为你加油的。
所谓星光,总在你方。
LR末放fighting!

要早点好起来哦。

百科上扒的大致的生命之树图[。]
目前也了解的差不多了明天去查一下相关的书然后做个世界观解析吧[…]
这是第一次见官方碰神学设定…还是犹太教这么冷门的教派[…]

我觉得我好像不知不觉又竖了很高的flag…

#哨向#
#ooc到爆炸的宗廉车片段,自娱自乐产物,雷点超多#
#外貌有参考月野帝国#

宗像廉知道自己本可以不用这么大费周章的等待这么久。

早就已经相当于恋人般的身份对他来说还远远不够。

作为宗司的向导,他本来有很多种的方法去刺激对方,再引导出结合热,但是不知道是长期以来相处的记忆抑或是顾忌到自己尚未成年的身份还是什么其他的原因,廉一直一直,都没有做出过逾矩的事情。

他这类的向导不同于其他的向导,不会出现一旦与哨兵达成了精神或是肉体上的契约精神力就会对其他的哨兵产生极细微的排异感的情况,但是向导素意外的浓厚,他觉醒的时候连周围的普通人都能感觉到空气中的精神波动和空气中若有若无像是柑橘一般的苦涩香气,以至于廉一直都仰仗着“塔”的力量给他的庇护和精神力上的遮掩。

不过现在明显没有什么遮掩的必要了。

不明原因陷入结合热的哨兵会被接入处于地下的特种医疗部队“SOARA”的观察室中与他人隔离开来,直到结合热完全褪去,危险等级降低为止。

而廉作为医疗部队里最特殊的向导,又是年轻的长官,权限自然要比其他人大出很多。

而现在,极少动用的权限派上用场了。

隔离室内的环境非常安静,安静的几乎到了压抑的程度。

军靴叩击在地面之上发出清脆的声响,浅蓝色的衬衫带着已经有些松开的领带,羞涩的少年温润的就像是一块璞玉,此刻向导素在这狭小的房间里肆意冲撞,目标非常明显,就是房间里的那个黑发男子。

“…宗哥。”
廉能感觉的到,对方的精神波动早在自己迈进那扇门开始就发生了变化,宗司肩头盘桓着的安静蓝色小龙迫不及待的冲了过来,而属于自己的龙桑也——

精神体是有自己的思考的,就算是精神体那么亲昵但是宗司和廉两个人一直以来都像是有层隔膜一样,过于亲密的动作从来都没有做过。

灰发的少年跨过几步走到对方面前,廉不用看都知道自己脸上的神色想必是认真而又固执的,垂在身侧的左手轻轻握了握拳,像是鼓起了毕生的勇气一般坐在宗司身边,而对方因为结合热而几乎敞开的衬衫领口露出了大片的蜜色肌肤,腹部的肌肉线条清晰可见,廉别开了脸咬了咬牙,开口准备直奔主题。

“宗哥…我喜欢你。”

身边人在自己身体靠近俯身在耳边轻语时猛地绷紧了身体,廉想了想,知道是向导素对哨兵的作用起效了。

但是面前的人依旧一言不发,哨兵沉默着,罕见的没有回应他。

他是不是不喜欢自己呀。毕竟其他的向导也很优秀,而自己的话对方连跟结合都不肯。只是因为“塔”的分配才能接近对方…什么的。

灰发少年瘪了瘪嘴,就算心里是这么想的,这种话他的倔强和自尊是不会允许他说出来的。

此时的宗司怎么可能会知道自己的未成年恋人在想些什么。对方向导素对于自己来说太过浓烈,尽管空气中的柑橘气味并未到达刺鼻的程度,但是处在结合热状态的哨兵只能默默忍受着逐渐旺盛的欲望。

对方蓝色的瞳孔里满是对自己的钦慕和羞涩,廉的额头轻轻碰上宗司的额头,属于向导的温和精神力在对的精神海里全面释放,安抚着焦躁不安的情绪。

但是这种冲动…无论怎样忍受都有些到了极限的程度。

“喂,廉…停下吧。距离有点太近了。”
无从猜测到面前向导的情绪,宗司有些无奈的开口,试图问到一些有用的信息,他可不能保证再这样下去他被欲望逐渐侵蚀的理智能撑到恋人成年那天再完成契约。

————好了我不知道怎么编了————

lof怎么突然就这样了???